厉害了,我的“肾斗士”!

发布时间:2020-3-22

 

最近,抖音上武汉方舱医院的白衣天使们火了,看着那一个个感人又温馨的小视频,我时而泪目,时而感慨……其实,我们自己身边也有这样的“楷模”,榜样并不遥远,那就是我们的“肾斗士”!
前天下完夜班,我拖着疲惫的身体躺在床上,却毫无睡意,因为那一张张笑脸、一个个画面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。我对自己说,不行,我一定要为她们写一点什么,才能让激动的心平静下来!
“楠楠老师,你看我瘦了没?”那天上早班时,在发热门诊刚结束一个星期工作的汪晓雨,上来就激动的问我。听那话音,没有一点疲惫,却“兴奋”异常。
我被她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倒了,于是我认真的观察了一番,心想一个星期能瘦多少,但看她这么激动,就弱弱的回了一句:“好像是瘦了一点哦!”
小雨立即自豪的说道:“那可不嘛,我在发热门诊一天就吃两顿饭,早晨8点上班前吃一顿,晚上8点下班后吃一顿,既节省了隔离衣,又可以减肥了!嘿嘿,好开心啊!”。
看着眼前憨憨的小雨,再看着她鼻梁上被防护口罩压破的痕迹,我顿时说不出话,鼻头发酸,只想抱抱她。因为我们都知道她是我们科室出了名的大胃王,餐餐无肉不欢。
还有一天上小夜班,我刚进南大门,就听见前面传来一阵阵连续不断的咳嗽声,我不由的心里一阵慌张,顿时加快了脚步,结果那个咳嗽的女生竟主动招呼我:“楠楠老师,你来上班了?”
我回头一看,原来是伍旭。我心里一阵“嘀咕”,怎么咳嗽了?于是问道:“咦!你今天也上夜班?”伍旭说:“不是,我来门诊吊水。我不知道科室的空调已经关了,第一天去上夜班时穿的很少,因为已经穿上隔离衣了,为了不浪费,就没有再脱掉去添衣服了,结果冻感冒了。”  
“那你发烧了吗?”我不安的问到。她好像也听出我的疑虑,便说道:“楠楠老师,你放心,我去门诊检查过了,就是普通感冒。也不发烧,就是咳嗽,嗓子疼。”
言谈中,我得知,她来吊的是抗生素,于是我劝她,可以先吃口服药抗一抗,不用一开始就吊水。她笑着说:“我也知道,可是我得快点好起来,科里还等着我去上班呢!”。听她说完,我突然为自己刚才的一阵恐慌感到惭愧,我顿时说不出话,只想抱抱她。
让我感动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,尤其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我们科新来的95后护士白怀毓,在参加了发热CT室专项消毒后,主动请缨继续到一线支援。
特殊时期,很多人都可以在家休息,但医务人员必须要在岗在位。在科室主任杨静的带领下,科室全体医护人员时刻保持“战备状态”。医生申世华、王怡雅、王韦乐,除了完成本科室繁重的日常工作,还要到发热门诊轮值。
 
同时,科室护士长尹建华、赵红亲自带头,到医院南门体温监测点站岗,为出入医院的每个人监测体温,坚决守护好我们的门户。
肾内科是个比较特殊的科室,因为每天都有透析病人,而透析病人透析结束便自行回家,每周一般需要来医院透析三次。所以,这些病人离开医院后,我们是无法把控的。
于是,我们的“肾斗士”每天都在给患者做宣教、佩戴口罩、监测体温,要求陪客固定、不出门、不聚集、勤洗手等等,因为一旦有一例透析患者感染新型冠状病毒,那么整个透析室都要被封闭。这就意味着两百多个透析病人将没有地方可以透析,这是多么可怕的后果!
所以,在护士长做事严谨,我们不敢有丝毫懈怠!由于透析室的这种特殊原因,对于新收入院的患者,在没有排除新冠可能,但又必须行血液透析的情况下,我们选择给患者进行CRRT(床边血液滤过)治疗,那么就需要抽取一名护士专门给患者进行CRRT治疗。CRRT一做至少8小时,甚至更长,所以原本就很忙碌的透析室,现在更是捉襟见肘!经常看到透析室的护士王春、赵敏、张雨涵等,结束CRRT已经凌晨1点了,而第二天还要继续正常的白班。护士长看到这样超负荷的工作,临时又从病房里调出孙洁、闫荣琼去给患者做CRRT治疗。
特殊时期,不仅肾内科的患者需要透析,神经内科、脊柱外科、心内科、ICU、感染科,甚至是留观病房,都有患者需要透析。于是,肾内科在人手极为紧张的情况下,还派护士推着床边血液滤过治疗仪到各科室去床边透析。
让我自豪的是,医院各个角落,都遍布着我们肾斗士的身影。在全院抗击疫情的非常时期,肾内科做出了自己的一份贡献!
多年后,回望2020年春季这场罕见的疫情,我们足以欣慰乃至骄傲,那一年,我们没有缺席!
肾内科  席楠楠